所有栏目

从历史深处走来,在交融裂变中孕育成长

2019/4/16

3从历史深处走来,在交融裂变中孕育成长


西晋“衣冠南渡”、唐朝“安史之乱”、北宋“靖康之难”,中国历史上三次人口大规模迁移,改变了徽州的社会结构、经济结构,文化也进入转型。据徽学家叶显恩统计,仅唐朝时就有姚、蒋、范、吕等31姓迁入,两汉至元朝共有六十多姓辗转来到徽州地区。展览图标显示,他们大多汇聚到歙县篁墩等地,再前往徽州一府六县开枝散叶。中原移民给徽州带来了北方发达的农业、手工业技术;带来了儒家文化、诸子学说;带来了重教育,好读书,重家教,讲家风的传统。多元文化从四面八方持久地汇集于徽州,与山越文化相互冲突、渗透、圆融,生成新安文化。

南宋迁都临安,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移向南方。展览中“百川入徽”“走向世俗”等版块揭示了徽州文化形态出现新的变化:外来人口达到饱和,徽州进入向外移民的新循环;崇文重教结出硕果,徽州士大夫逐渐形成,开始步入王朝秩序;作为徽州文化内核的新安理学也具雏形,开启徽州文化复兴之路。

明代手工业陆续发展,白银货币体系确定,商业城市增多,商业流动畅快。徽商顺时乘势崛起,在长江流域,创造了一个由坐贾、行商、海商所构成的商业网络,串联徽州苏南密切互动,托举江南,催生出“无徽不成镇”的商业奇迹。各地文化地引入徽州,推动着文化发展的诸要素进入新一轮相激相依、互动融合的循环。展览中的大量历史图片与实物细节还原着徽州人文生活的点点滴滴,可从中窥见当地文化变迁演化的进程——千年的文化沉淀,历时数百年持续稳定的酿造,静悄悄地渗入民间,再经由徽商的庞大体系辐射全国。

融合、创新、幅射……徽州文化次次交融裂变,次次创新成长,它化成众多子系统蓬勃发展的人文气象,又聚合成博大精深的文化意象,其行进的逻辑范式也成了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文化背景之一。